廣告

不填維港救香港︱伯威專欄

         本年的七月八日,「保護海港協會」入稟高院,反對政府在灣仔的填海計劃,獲得勝訴。法官更指出政府 的填海計劃,違反保護海港條例。這填海計劃究竟是怎樣的呢?           原來在去年十二月初,城規會通過了灣仔發展計劃的第二期,涉及土地七十六公頃,當中填海面積佔二十 六

優良羅經選擇法 ︱伯威專欄
風水界一代宗師:沈竹礽︱伯威留聲機
2018戊戌年認清方位先有運行?!《伯威玄機解碼》

 

1

       本年的七月八日,「保護海港協會」入稟高院,反對政府在灣仔的填海計劃,獲得勝訴。法官更指出政府
的填海計劃,違反保護海港條例。這填海計劃究竟是怎樣的呢?

 

        原來在去年十二月初,城規會通過了灣仔發展計劃的第二期,涉及土地七十六公頃,當中填海面積佔二十
六公頃,主要是用作興建中環灣仔繞道,並興建海濱走廊,以及在現時避風塘防波堤填海,建造海心公園,作
商業及旅遊業的發展用途,其中牽涉百多億政府的賣地收入。

 

        在堪輿學上,灣仔填海對香港的前途,有甚?影響呢?以下筆者便與各位讀者探討一下。

香港的海水是自珠江而來,經龍鼓洲水道而入,大嶼山是第一重關攔。再經汲水門、藍巴勒海峽彎彎流入
,水道廣闊,正所謂「天門欲其開」是也。

經此後西環便是第二重關攔,海水注流入維多利亞港,匯聚於此。尖沙咀形尖凸屬陽,中環形凹陷屬陰,
經云:「陰陽相見,福祿永貞」,便是這道理了。海水由鯉魚門而去,佛堂洲(現已與將軍澳連接了)及東龍
洲為羅星塞水口,便成「地戶欲其閉」之勢。再觀其局,來水長,去水短,有「明堂能容萬馬,水口不容一舟
」之態,實為一難得之奇局。

先看我國明、清兩朝,皇帝們的行政及居住地方,紫禁城的水道,它從右後方引進,經武英門前轉第一個
灣,向後微轉後,再由熙和門近處流入,環抱太和殿前的金水橋。自此彎曲向後,再由左前方流出城外。這人
工的水道的形狀,來水及去水的情況,若與香港天然的水道作出比較,實有著異曲同工的感覺。而香港天然水
道是上天所賜,天然的,其力量實更比人工的為大。 

 

                         

                                                                                            故宮的人工水道圖

第二次大戰以後的香港經濟發展初期,香港及九龍半島都是山多而平地少。即堪輿學上所說的陰多陽少(
崎斜山形屬陰,平坦的地屬陽)。土地的發展是經濟的四大要素之一,故當時的香港政府,推出移山填海的計
劃,迎合當時土地的需要。現今的港島及九龍半島的海旁,大都是填海而得的土地。

繼續不斷的填海工程,已將昂船洲水道已連接陸地,多個貨櫃碼頭的發展,大角咀及尖沙咀西部的填海工
程,都將來水的水道收狹很多了。若以水為財的理論立論,這對本港實有不利。故近期,很多投資香港的資金
,已轉移至中國大陸或其他東南亞的城市,並非無因也。

上述的填海工程,使維多利亞港的闊度也隨之而減少,海浪來回港九兩岸之頻率也相應地增加。維港海浪
的增大,實使人有浪奔浪流的感覺,也增加了香港經濟的浮動性,投資的風險性。試從恒生指數現在和以往的
波幅大小,作一比較,便可証明此論點了。

「保護海港協會」指出,自從一九八四年起,政府已在維多利亞港填海,超過三千公頃,即幾乎填去半個
海港,若政府繼續胡亂填海換取土地,維港將變成一條八百至一千米闊的河流。在填海區內,興建高樓大廈,
亦破壞了維港景觀不少。前屆立法會的議論中,亦有一位議員曾提出,若維多利亞港再繼續填海工程,將來必
定會變成維多利亞渠了。

跟據法律界人士預期,城規會可能會提出上訴,但無論結果如何,保守估計最少會將這計劃,拖延壹至兩
年。筆者在這裡,謹以真誠向各界呼籲,不要胡亂再在維港填海了,因此對香港未來的經濟,實有著很深遠的
影響呢!       

廣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