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西伯利亞的老狐狸:沙俄第一名將庫圖佐夫

拿破侖一生征戰無數,戰勝他的人卻屈指可數,而第一個戰勝的庫圖佐夫成為了俄羅斯地區人民永遠的英雄,他給世界帶來的功績不僅僅是第一次衛國戰爭的勝利,更是帶給世界一種弱國戰勝強國的新方法,自此遊擊戰正式走向了歷史的前台,如果說1941年的蘇聯,是上帝加入了蘇聯籍,讓蘇聯獲得保衛莫斯科的勝利,那庫圖佐夫在莫

明朝逆境將軍俞大猷:從挫折中成長的抗倭名將
發達喇!工地掘到千年錢窖 200公斤東漢古幣出土!
美國總統約翰·亞當斯簡介:「美國獨立的巨人」

拿破侖一生征戰無數,戰勝他的人卻屈指可數,而第一個戰勝的庫圖佐夫成為了俄羅斯地區人民永遠的英雄,他給世界帶來的功績不僅僅是第一次衛國戰爭的勝利,更是帶給世界一種弱國戰勝強國的新方法,自此遊擊戰正式走向了歷史的前台,如果說1941年的蘇聯,是上帝加入了蘇聯籍,讓蘇聯獲得保衛莫斯科的勝利,那庫圖佐夫在莫斯科做的更配得上人們的讚譽,蘇俄歷史第一名將實在是實至名歸,就連對手拿破侖都稱呼這位沙俄老將:西伯利亞的老狐狸。

米哈伊爾·伊拉裡奧諾維奇·戈列尼謝夫-庫圖佐夫(Mikhail Illarionovich Golenishchev-Kutuzov,俄語:Михаи注意鼓勵和調動士兵的積極性,尤其重要的是創造了戰略防禦思想。

戰火中成長

庫圖佐夫1745年生於聖彼得堡的中將軍事工程師家庭。1759年炮兵工程學校畢業後留校任教。1761年晉為準尉,並根據本人請求調往阿斯特拉罕步兵團任連長。任職不到1年,工作很有成績。1762年起任雷瓦爾總督的副官,同年晉為大尉。1764—1765年在部隊服役,庫圖佐夫在魯緬采夫和 蘇沃洛夫兩位統帥指揮下,在十八世紀後半期的俄土戰爭中所積累的作戰經驗,對他成長為軍事長官具有重要意義。1768—1774年俄土戰爭期間,庫圖佐夫任隊列軍官和參謀,曾參加在坑凹墓地、拉爾加河及卡古爾河等地的決戰,表現英勇剛毅、積極主動。因作戰有功晉為少校。任軍作戰部長(參謀長)時,是軍長的得力助手。1771年因在波佩什蒂作戰有功晉為中校。


1772年調到克裡木第2團。1774年7月在阿盧什塔以北舒馬村(今庫圖佐夫卡)附近的戰鬥中,當時任營長的庫圖佐夫鬢角和右眼受重傷,遂赴國外治療,先後到過普魯士、奧地利、英國和荷蘭。回國後,1776年起於克裡木在蘇沃洛夫屬下工作近6年,蘇沃洛夫委之以組織保衛克裡木沿岸這一重任。1777年晉為上校,任盧甘斯克長槍團團長,後任馬裡烏波爾輕騎兵團團長。1782年晉為準將,1784年晉為少將。1785年起任由他組建的布格獵騎兵軍軍長。他在任該軍長和訓練獵騎兵期間,為這支部隊制定了新的戰術方法,並寫成專門的指南。

1787—1791年俄土戰爭初期,庫圖佐夫受命保衛沿布格河的俄國西南邊境。1788年夏率領獵騎兵軍參加了奧恰科夫作戰,再次負傷。後指揮不同的兵團在阿克爾曼、考沙內、賓傑裡等地作過戰。1790年12月指揮第6縱隊強攻並佔領伊茲梅爾,戰功卓著。蘇沃洛夫對庫圖佐夫部隊的戰鬥行動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庫圖佐夫在攻佔伊茲梅爾(參見伊茲梅爾之戰)後升為中將,並任該要塞司令。在多次擊退企圖奪取伊茲梅爾的土軍後,於1791年6月15日發起出敵不意的突擊,在巴巴達格附近擊潰2、3萬土軍。在默欽交戰(1791)中,庫圖佐夫極其巧妙地運用靈活機動的戰術,給土軍以毀滅性打擊(他根據戰場地形和土耳其軍防禦情況,把部隊列為五個方陣。將騎兵置於左翼,猛烈的向土軍右翼高地進攻。當土軍反衝擊時,庫圖佐夫又將五個方陣列為一直線,置於他的左翼,擊退了土軍的反衝擊。戰鬥將近結束之際,庫圖佐夫又以騎兵迂迴到土軍陣營之後,發動突然襲擊打得土軍大敗而逃)。

庫圖佐夫由於積累了豐富的戰鬥經驗和不斷提高自己的知識水平,到十八世紀末已成為最有名望的俄國軍事長官之一。他和蘇沃洛夫一樣,堅決摒棄那些絲毫不能發揮下級積極性的過時而死板的線式戰術方法。非常重視在戰鬥中堅決、靈活、主動、廣泛地利用機動等戰術原則。他在軍事學術方面素來敢於大膽創新。

庫圖佐夫是天才的外交家和政治家。1792年被派往土耳其任特命大使。解決了一系列有利於俄國的重要問題,並使兩國關係有了很大改善。1794年任陸軍貴族武備學校校長,努力改善軍官的訓練工作:增設戰術、軍事歷史等課程,重視培養未來軍官的軍人責任感、無畏精神和主動性。1795年起任駐芬蘭部隊司令和監察員。1798年晉為步兵上將。他還勝利完成了在普魯士的外交使命。在柏林僅逗留兩個月,就把普魯士爭取到俄國一邊反對法國。曾任立陶宛督軍(1799—1801)和彼得堡督軍(1801—1802)。1802年失寵,被免去軍職,在自己的莊園閒居。

  1806年的失敗

1804年俄國參加了反對拿破侖一世侵略的同盟(參見拿破侖戰爭),1805年俄國政府向奧地利派出了兩支軍隊,庫圖佐夫任其中一支軍隊的總司令。1805年8月他指揮的5萬俄軍向奧地利開進,但奧軍尚未來得及同俄軍會師就在烏爾姆被拿破侖擊潰(參見烏爾姆戰役)。因而形成庫圖佐夫軍隊單獨面對具有極大優勢兵力敵人的局面。庫圖佐夫為了保存軍隊,於1805年10月進行了從布勞瑙到奧爾米茨的著名的退卻機動行軍,並在阿姆施泰滕戰敗繆拉,在迪恩施泰因戰敗莫爾季耶,使俄軍脫離了被合圍的危險。這次行軍作為戰略機動的出色典範載入俄國軍事學術史冊。庫圖佐夫原擬將軍隊從奧爾米茨(今奧洛穆茨)撤至俄國邊界,以便在俄國援軍和來自北義大利的奧軍到達後,轉入堅決反攻。但盟軍不顧庫圖佐夫的意見,在亞歷山大一世和奧地利皇帝弗蘭茨二世催促下,尚未集結完畢,就轉入了進攻。12月2日開始了著名的奧斯特裡茨戰役。尼古拉·蘇爾特突擊布拉贊高地的時候他在中部指揮1.7萬俄軍進行防禦。雖然法軍有奇襲的優勢,但人數並不比他多,在2個小時庫圖佐夫就被打的潰不成軍。而蘇爾特這一戰後被稱為歐洲第一戰術家。戰後亞歷山大一世認為他是失敗的主因。1806年9月降任基輔督軍。1808年3月被派往摩爾達維亞軍隊任軍長。因和總司令亞歷山大·亞歷山德羅維奇·普羅佐羅夫斯基元帥在有關繼續作戰的問題上發生分歧,1809年6月調任立陶宛督軍。

  穩定南方戰線

第七次俄土戰爭期間,從1806年到1811年,俄軍先後調換了幾個總司令都未能取得勝利。此時,拿破侖正在加緊準備侵犯俄國,形勢對俄國十分不利,亞歷山大一世不得不任命庫圖佐夫對土作戰的總司令官。庫圖佐夫到任後,俄軍又抽調五個師到西部邊境防禦拿破侖,他手裡實際上只有46000人的兵力。當時,俄軍戰線長達1000公里,因此,庫圖佐夫認為:「欲使這樣一個廣大的地區,在每點上都有充分的實力防守,那是不可能的」,決定放棄一條直線全面防守的警備隈形,把俄軍集中一地,準備在一點上以優勢兵力打擊敵人。此時,土軍佔據著堅固的舒姆拉要塞。庫圖佐夫瞭解到要攻克這個要塞「既不可能,亦屬無效」,即命令他的部隊撤到魯什丘克地區,背臨多瑙河,誘敵出巢。土軍見俄軍撤退,便離開舒姆拉要塞進行追擊。俄軍在魯什丘克以逸待勞,把土軍6萬之眾打敗。此時,庫圖佐夫不但沒有讓俄軍追擊,反而將這裡的炮台和工事炸毀,繼續後退,由多瑙河南岸撤到北岸。這種作法使一些軍官不能理解,他解釋說:「我們如果追擊土軍,也許一直追到舒姆拉,但是我們接著又將怎麼辦呢?我們必須回軍,和去年的情形相同……,比這樣好得多的是鼓舞一個我的朋友阿哈買拜(土耳其首相),那麼,他便要再落入我們的手中了」果然不出其所料,土耳其首相阿哈買拜在拿破侖錄鼓動下,將兵力增加到7萬,以5萬人渡過多瑙河進攻俄軍,還有2萬人留在南岸。此時,庫圖佐夫認為整個局勢徹底改變了。他的策略將獲得成功,立即組成一支7000人的輕裝部隊迅速迂迴到多瑙河南岸,突襲土軍軍營,然後從多瑙河南、北兩岸包圍土軍,大獲全勝。接著和土耳其簽訂了有利於俄國的布加勒斯特和約(1812)。這項條約保證了俄國西南邊界的安全,並使土耳其不能參加拿破侖對俄國的遠征。這是軍事和外交上的一個重大勝利,它改善了俄國在1812年衛國戰爭開始前的戰略形勢。雖然俄軍在對土戰爭中戰績輝煌,但由於亞歷山大一世對庫圖佐夫懷有惡感,再次撤銷了他在軍隊的領導職務。

1812年戰爭

1812年衛國戰爭初期,庫圖佐夫於7月先後當選為彼得堡義勇軍和莫斯科義勇軍司令。俄軍放棄斯摩稜斯克後,由於軍事局勢緊張以及軍隊和人民的堅決要求,亞歷山大一世被迫於8月20日任命庫圖佐夫為俄軍總司令。8月29日庫圖佐夫重返軍隊。他的使命就是和拿破侖決戰,博羅迪諾戰役於9月7日開始。距離亞回部隊不到10天。拿破侖企圖在這次交戰中消滅俄軍,打開去莫斯科的通路,迫使俄國投降並接受和約條件,但他未能達到目的。庫圖佐夫為保存俄軍的戰鬥力,決定放棄博羅季諾陣地,隨後又放棄了莫斯科。

放棄莫斯科後,庫圖佐夫隱蔽地實施了翼側塔魯季諾機動(1812年),使軍隊避開法軍突擊,集中在塔魯季諾村地區,切斷了拿破侖向俄國南部地區前進的通路,為組織和準備反攻創造了有利條件。他在短期內順利地解決了一個重要問題:在數量上形成了對拿破侖軍隊的優勢。俄軍得到後備軍和義勇軍的加強後,便積極行動,在所有的敵占區廣泛展開遊擊活動。拿破侖軍隊不斷被俄軍和遊擊隊的小規模戰鬥所削弱,精疲力竭,離開了基地,缺乏糧食和冬裝,士氣大為低落。

庫圖佐夫在塔魯季諾的活動是大量而又多方面的:他指揮部隊,管理宣佈為戰時狀態的各省,組織後備軍補充軍隊,開展遊擊運動和統一遊擊隊活動,用正規部隊加強遊擊隊。

拿破侖與俄國訂立和約的企圖失敗後,於10月19日開始從莫斯科撤退。他原擬揮師南下,取道有糧秣儲備的卡盧加地區。但在10月18日的切爾尼什尼亞河戰鬥和10月24日小雅羅斯拉韋茨的激戰中失利,被迫從已被法軍毀壞殆盡的斯摩稜斯克大道撤退。庫圖佐夫組織俄軍轉入反攻,使拿破侖軍隊不斷遭受正規軍和遊擊隊的打擊。法軍潰不成軍,殘部在別列津納河被擊潰,向邊界逃竄。庫圖佐夫以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消滅了被認為不可戰勝的拿破侖大軍。庫圖佐夫由於1812年對俄軍指揮有方,被封為斯摩稜斯克公爵並榮獲最高戰功勳章——一級喬治勳章(1812.12.12)。

  俄軍於1813年1月越過邊界進入西歐。庫圖佐夫由於健康受到嚴重損害,這次遠征未能參加到底。1813年4月28日在西裡西亞的一個小城本茨勞(今波蘭博萊斯瓦維茨)去世,他的遺體作防腐處理後運回彼得堡,葬於喀山大教堂。

  歷史評價總體評價

庫圖佐夫渡過了50餘年戎馬生涯,軍事知識淵博。他雖貪酒,貪食,貪色,加貪睡,往好了講算懂生活,不誤什麼大事。他是當時西方最有學問的人之一,精通法、德、英、波蘭和土耳其語。庫圖佐夫把俄國軍事學術提到嶄新的、更高的發展階段。為了對付拿破侖總決戰的戰略,庫圖佐夫採取了在較長的時間和較廣闊的區域內,圍繞統一的戰略意圖進行一系列交戰和戰役,去奪取勝利。他的戰略特點是:行動堅決,力爭全殲敵人,作戰形式多樣,機動廣泛大膽,並考慮取勝的實際可能,他是勝利的最偉大的組織者,善於及時準備好消滅敵人所需的一切條件,全力以赴達到主要目的。1812年衛國戰爭中實施的反攻,是他統帥藝術的卓越範例。庫圖佐夫是卓越的軍事理論家,他的進步觀點在命令和教令中都有反映。衛國戰爭時期蘇聯設有一級、二級(1942.7.29)和三級(1943.2.8)庫圖佐夫勳章。約7000人和許多團、旅、師、軍事院校獲得這一勳章。為紀念俄軍戰勝拿破侖侵略軍,1973年在莫斯科建立了庫圖佐夫紀念碑。

各國不同評價

各國對庫圖佐夫的評價不一。我國可能因為前蘇聯時代的資料較多,加上《戰爭與和平》的作用,普遍評價較高。在西方,不少評價則相當低,如Napoleonguide上的評分中,庫圖佐夫比同時代俄軍將領蘇沃洛夫,巴克萊,巴格拉季昂都低,比烏爾姆的敗將馬克·馮·萊貝裡希高得有限。 俄國(包括蘇聯)本國歷史上對其評價也是幾起幾落,俄國皇室張嘴閉嘴「偉大的蘇沃洛夫時代」,對庫圖佐夫評價一般;參加一戰後,他才搖身一變成為兵聖;十月革命後再次被打成「地主資本家走狗」;二戰開始重新翻案成為民族英雄,連出身都變成農奴;直到蘇聯解體後俄國學者才開始全面評價這個人物。網上很多朋友把他列為拿破侖戰爭第二名將基本是對威靈頓的偏見和對卡爾大公的不瞭解。

  對法戰役功過

庫圖佐夫對法軍打過大約6次戰役:杜倫斯坦,奧斯特利茨,博羅迪諾,小雅羅斯拉維茨,克拉斯內,別列津納。這些戰役的資料也矛盾不少,杜倫斯坦主要戰場指揮是米哈伊爾·安德烈伊奇·米羅拉多維奇和德米特裡·謝爾蓋耶維奇·多赫圖羅夫(外號鐵將軍),結果有說法軍勝,有說俄軍勝。奧斯特利茨失敗,庫圖佐夫責任說法也不是很統一。博羅迪諾的佈置不錯,打得也很頑強,但說不上指揮多精采。連法軍的主攻反向都判斷失誤,損失4萬多部隊,還失去了名將巴格拉季昂,炮兵天才庫泰索夫是在率步兵刺刀衝鋒時陣亡的。這個損失是威靈頓在半島戰爭幾十次戰役損失的總和了。小雅羅斯拉維茨其實也是多赫圖羅夫打的,庫圖佐夫主要作用就是最後下令撤退。克拉斯內是俄軍的重大勝利,雖也有點爭議,但這是老將指揮最精彩的一次,攔腰斬斷行軍長蛇陣很漂亮。至於別列津納,庫圖佐夫只是最後一天露個面而已。

衛國戰爭的功過

關於他在衛國戰爭的戰略作用,常見資料有誇大。後退+騷擾的戰略歸在他身上不很合適。戰略上造成拿破侖孤軍深入很多是巴克萊的功勞,恩格斯就認為巴克萊是俄法1812年戰爭最好的俄軍將領。也可能普希金認為他太像外國人而有意不提他。米哈伊爾·波格丹諾維奇·巴克萊·德·托利任職時,頓河哥薩克不但襲擊運輸隊,在法軍塞巴斯第亞尼師落單時,將一個整師打殘。1812年斯摩稜斯克戰役也讓達武付出很大代價,名將古丁陣亡。加上後勤不濟傷病逃亡,庫圖佐夫接任時法軍中路兵團已只剩一半左右部隊,獲勝難度已不是太大。他8月31日回到軍隊,9月7日打博羅迪諾,再1周後撤出莫斯科也不全是主動的,12萬人損4萬4,守也守不住。相比之一倒是巴克萊放棄斯莫稜斯克是在戰場上不太佔劣勢下,主動退的,當然這成了丟烏紗帽的重要原因。以後法軍沒有再大規模前進了。兩周的後退算不了持久戰,損兵1/3以上撤出莫斯科也是任何有點頭腦的將領該作的決定。他撤退時鎮住整支部隊不難,巴格拉吉昂已亡,巴克萊剛降職,其他人能說上話的不多(可能也就萊昂蒂·萊昂蒂耶維奇·本尼格森了)。

反攻的追蹤戰略是他的主張,但這個戰略有利有弊。好處是能確保勝利,壞處是因在法軍刮過的地區行軍,自己非戰鬥損失也不小,非戰鬥損失達9萬,還常遺誤戰機。至於他主張不追出國境,則是個昏庸的主意。想1813年拿破侖戰略上之所以那麼被動,一個原因就是讓聯軍佔了先手,拿破侖只好竭力想法把戰線往奧國遠處推。如果當初俄軍施緩手,仍控有大部分德意志的拿破侖很可能捲土重來。

廣告

COMMENTS